硫水水水水水

主原创,小说,梗题(极少)还有各种杂七杂八的玩意。

交友关键词:FOB‖法扎‖历史系男生

近日墙头DBH,非常在意60x

我爱老金,希望有朝一日买齐他的书。

【原创/滑稽怪谈】书城小故事

一进到书城,冷气就瞬间包裹住了她。
       
她在空气中嗅到一股淡淡的怪味,不过这凉爽的环境还是很令她愉快的。其实到这儿来就很让她愉快了:一排排整齐的书架摆着一列列漂亮的书。人间天堂啊。
       
她从书架上摸下一本书,小心翻看着。这排书架上的其他书都包着透明塑料纸,只有这本是拆开的,而且已经被翻旧了。
       
她一向不屑于那些喜欢藏在书店看完一整本书的人。一本好书应该被买下来,这是对书和作者的致意。她是不敢当场拆开未付款的书看的,这里倒要感谢一下那些敢的人了——她可以简单看看内容,再决定这是不是一本好书。(那个拆书的倒挺有品味,她想,拆了一本《包法利夫人》)
       
这本书她已经看完了(当然是买回家看的),因此她只是看了看翻译的不同后就放了回去。这时她听见了两个熟悉的声音。
       
放学后逛书城就是有一点不好——你总有可能遇到几个同学。
       
她微笑着和两个人打招呼,心里感到十分烦闷。她并不喜欢这两个人。
       
“你刚刚在看什么?”其中一个抽出那本有些破旧的《包法利夫人》,却没有翻开来看,“哇,这女的谁啊,这么丑。”她指的是封面。
       
另一个女同学说:“我们上楼找个位置去,这里空调开得挺大的。”
       
“你们来乘凉的?”她问。
       
“不然呢?”第一个女生把书随手一扔,“外面热死了。”
       
“话说,这里好臭啊,什么怪东西?”
       
“空调外机没洗干净吧。”她暗讽了一句,绕开了那两个俗不可耐的人。她要等自己的父亲,所以挑了一本短篇集子打算看一会儿。肯定不会看完,如果很有趣的话,她会考虑买,不过家里没看完的书还挺多,父母大概不同意就是了。
       
她记下那本书原本的位置(如果不买至少得放回原位),想找个角落坐下来,但是几个好位子都有人了。
       
她有些苦恼,到处转了转,发现了一个特别的地方。在一排哲学书籍的架子后面还有一些空间,虽然前面有个孩子坐着看书,之后的空间被设计成了“之”字形,最深的拐角没有人,坐过去的话也不用看到人。
       
虽然这个角落有点脏,她还是高兴地坐了过去。
       
她看了会儿书,接了个父亲的电话(“我马上要到了,还有两站。”)。这地方令人惊讶的安静,简直像是外面没人似的。而且有股怪味。
       
虽然不太在意,她还是抬头看了看,以防是书城办什么活动要清场。
       
她看见一只手出现在之字形廊道的尽头,指甲扣进了地板,发出刺耳的声响。
       
她脑中第一个念头是,臭味变浓了。
       
那只手消失了。或者说,它的主人被拖走了。她往角落缩了缩,捂住嘴巴。后来她不得不改捂鼻子,因为那股味道越来越浓了。
       
她等了很久。不是等外面的什么东西离开——虽然她确实听见一个粘腻的声音在向远处变轻——而是等双脚恢复知觉。
       
等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她总算敢挪位子了。她扶着墙站起来,拾起那本短篇集。她慢慢移动着,绕过了那几条抓痕,向外张望了一下。原本零零散散的看书的人都不见了。臭味浓得令人窒息,但似乎是在消散。
       
她大着胆子往外跨出几步,这才看清了整层楼的情况。人都消失了,书的摆放变得有些凌乱,几本书落在地上,似乎是匆忙间被抛下的……但是书架的尖角及地板上留下的些许血迹和墙壁上的抓痕显示了另一种可能。
       
她把书放了回去。
       
臭味的确不是那么浓了。而且似乎已经结束了——不管发生了什么,结束了。
       
她的手机突然响起来。她猛地按下挂断,但已经来不及了。气味逼了过来,像是有实体一般的有压迫感。她看到书架的缝隙间流淌出了粘稠的泛着油光的黑色液体,似乎隐隐裹挟着血的颜色。
       
当那团东西扑向她的时候,她终于明白了这到底是什么气味。
       
一股劣质油墨和化学胶合剂的臭味。
——————————————————————————————然而她并没有死。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