硫水水水水水

主原创,小说,梗题(极少)还有各种杂七杂八的玩意。

交友关键词:FOB‖法扎‖历史系男生

近日墙头DBH,非常在意60x

我爱老金,希望有朝一日买齐他的书。

【原创/滑稽怪谈】等地铁的死神和我

神经病作品。
——————————————————————————————
1.
       
这是我第三次和死神一块儿等地铁。
       
我怀疑除我以外没人看出来它是死神。即使它穿着拖长到地上的漆黑斗篷,握着把镰刀,尖头都快戳到旁边人的脸上了,还是没人向它投去哪怕半秒疑惑的眼神——就仿佛它根本不存在。
       
这下糟了。我站在门的另一侧这么想着。要是只有我看得到这家伙,是不是意味着我马上要死了呢?那它为什么像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似的一天到晚等地铁?话说它要坐到哪一站?我比它早下车,上学时间也没法跟踪它——为什么要跟踪它?!
       
胡思乱想着,车就来了。
       
2.
       
这是我第五次和死神一块儿等地铁。
       
我忍不住地想偷瞄它。难道会有任何正常人看见死神而对它毫无兴趣吗?不可能的,能忍到第五次再去努力偷看已经是一项伟大的成就了。之前因为过于害怕,只瞄到斗篷和镰刀就匆匆回头不敢再看,如今那高大的黑色人形实在神秘得叫人收不住好奇心。
       
我转头,假装漫不经心地瞟过去——
       
——然后发现它正瞪着我看。
       
那双骷髅似的眼睛炯炯有神地亮着一对暗蓝的火光。我周围的光一瞬如同被抽离一般的消失了,只剩那两团火……
       
一阵风擦着我的半边脸吹过去,光一下全回来了。车来了。死神收回它如火的目光,上了车。
       
3.
       
第六次。
       
我感觉自己在发抖。边上有个女人看了我一眼,往另一边挪了挪。
      
死神站在我的左手边,镰刀就在我脸前晃着白光。我闭眼不想看见这玩意儿,祈祷车赶快到站。
       
死神咕噜了一句什么话。
       
我深吸一口气,低着头说:“请当心您的刀。”
       
“啊,对不起。”死神回答——它的声音听上去像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并把镰刀往上提了提。
       
边上的人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或是划着手机或是跟着耳机里的音乐脚上悄悄打节拍。没人听见我刚刚说了什么。没人知道我刚刚和什么说了话。
       
“您……是死神吗?”
       
“是的,”它点点头,弯腰把脑袋凑过来,“可你为何能看到我呢?”
       
“我……你是来带走我的吗?”
       
“你还能活很久呢。”
       
“但是……”
       
死神重新站直,用一种略显兴奋的语调说道:“诶呀,这可真是有意思。”
       
列车拖着尖利的刹车声停了下来,我冒着冷汗,与旁人疑惑的目光和死神一起上了车。
       
4.
       
我自认是个无趣的人。不是说我很呆板,总会让气氛变得尴尬,或是没有个人的喜好。我本身仅仅就只是“无趣”,就像灰尘一样的不起眼。我说的话引不起别人的兴趣,我的生活平淡无奇,所有特别的、值得被纪念的事都会和我擦肩而过……
       
我是个平庸之人。
       
那么,这样的我,身边为何会出现死神呢?
       
这天我思考了很久,在课上,在课间,在社团活动的时候,一直在想着。我不会主动去回答问题,我不会跟着那些拉帮结派的同学一起出去玩,而我的社员全然把我当成空气。我是个隐形人,却能看见一位死神。
       
这是否意味着我也是特别的,至少没有那么的可有可无?
       
在第三次试图让社员停止讲闲话失败后,我用力锤了一下桌子——这反倒让他们安静下来了——说:“今天社团到这儿就放吧,散了散了。”
       
我有了一个更合理的解释。
       
5.
       
我原本想的是第二天早上再问它。
       
死神站着人最少的一节站台,撑着镰刀。
       
我干瞪着眼看它,继而打算悄悄挪到另一头去,却听见它说:“喔,好巧啊,看得见我的人类。”
       
它叫的就是我。我僵硬地转过身子,这位一身黑的先生正举着它的镰刀朝我挥手。
       
择日不如撞日。
       
我跨步上前,直接走到它面前,仰起头,想直接问它。可一对上那双如火的眼睛,我就丢失了自己的声音。
       
死神弯下腰,饶有兴致地打量了我一番。它发出窃笑一般的声音,说:“你想和我说点什么吗,人类?”
       
我的舌头打结,手不住地颤抖。
       
“我……我会死吗?”
      
死神又发出了笑声:“早上就说过了,你还有好久可活呢。”
       
“那么我为什么能看见你?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死神说。
       
“这不公平,我能看见你,可我不是马上会死,我还不能跟别人说这事,他们会把我当成疯子——那我看得见你又有什么意义?”
       
“嗯,或许这件事本身就没什么意义?”死神无所谓地耸耸肩膀。
       
“……我知道为什么。”我用力挤出这几个词。我已经忍受多年了。死神就是死亡的代名词,它既然不是来带走我的,那答案只有一个。
       
“我得自己去死。”
       
死神睁了一下眼睛表示惊讶:“你们人类的逻辑真奇怪。”
       
“我受够了默默无闻的生活,我受够了自己的声音别人听不见,我受够了自己毫无特色,还有其他一切的破烂玩意——”
       
“所以这意味着?”
       
“——意味着你出现在我眼中的唯一理由就是我要放弃这死水似的日子了。”
       
死神摇摇头。“你不会的。”它的声音当中含着一丝怜悯。
       
我看向铁轨,那条深渊似的路马上就会有地铁开过去。如果我翻过防护门,躺到那片黑暗中,不出几秒钟就会……
       
脑中闪过一些片段。想象自己碎成一块块的还真有些恶心,况且这么做还会给地铁公司和乘车的人带来不少麻烦……
       
“就说你不会的。”死神幸灾乐祸地说道。
       
我回头狠狠瞪了它一眼,迎面对上的确实一只骷髅的手,五根指骨张开,森白可怖。
       
“需要帮你一把吗?”它说。
       
我被它推了下去。
       
防护门仿佛不存在似的。我直挺挺地倒下去,摔在铁轨上。后脑勺传来一阵钝痛,继而是晕眩。
       
“地铁还有一分钟就来了哦。”死神从防护门另一边探出脑袋,朝我招了招手,“然后你应该就需要我的服务了。”
       
“……等一下!”我慌忙爬起来,“你推我下来算怎么回事?!”
       
“不是你说要去死的吗?”
       
“那也不用你操心!”我心急如焚地想把自己撑上去,可站台怎么会这么高——怎么这么高?!
       
死神站在那儿说着风凉话:“还有半分钟,你找个舒服的姿势躺躺好,很快就过去了。”
       
“滚蛋!”我吼了一声,拉住防护门的下面的一小截铁杆子,却根本找不到角度使力把自己拉上去。
       
“还有二十秒。”死神说。
       
“救命!”我尖叫,“救命!我掉下去了!谁来拉我一把!拉我一把!”
       
我感到恼火,愤怒。没人听见我的声音——没人他妈的想听。从来都是这样,有的人生来就是万众瞩目的焦点,而我做什么都仿佛一个跳梁小丑。
       
没人在乎我。即使我在这漆黑一片中呼救也还是不会有人理我。即使我伸出了手,我哭喊,也不会有人——
       
“十五秒。”死神说。
       
——去他妈的。
       
我狠命地用脚蹬着墙,双手扒着站台的边缘。死神看着我,似乎有些疑惑不解。我回敬它以怒目。
       
“十秒。你为什么要挣扎?这是你想要的,况且也没人理你。”
       
远处列车的轰鸣声逐渐拔高,黄色的灯光已照到了我的身上。
       
又一次跌了下去。我听见自己深吸了一口气,突然间情绪仿佛被火烧裂了一般爆开:“我才不管他们理不理我!不管他们听不听得见我!我也不需要你指手画脚!你这——”
       
死神伸出手,一把把我拎了上去。
       
列车擦着我的后背极速驶过,继而缓缓停下。我惊魂未定地站稳,看向死神。
       
“你……”
       
“你还有好一阵子可活呢。”它说。
      
“你不是死神。”我突然明白了。
       
“看你怎么想了。”它耸耸肩,上了车,留我一个人在站台傻站着直到地铁开走。
       
它不是死神,而是……
       
一只手搭上我的肩膀,我打了一个激灵。“同学,请站在黄线后面。”协管员说。
       
我赶忙后退。
       
6.
       
这是我第……第无数次和死神等地铁?
       
我怀疑除我以外没人看出来它是死神。即使它穿着拖长到地上的漆黑斗篷,握着把镰刀,尖头都快戳到旁边人的脸上了。
       
我看看它。像是感觉到了我的目光,它回过头,冲我招了招手,我则向它点头示意。
       
我不想死了,所以还是把它当做一个等地铁的普通上班族吧。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