硫水水水水水

主原创,小说,梗题(极少)还有各种杂七杂八的玩意。

交友关键词:FOB‖法扎‖历史系男生

近日墙头DBH,非常在意60x

我爱老金,希望有朝一日买齐他的书。

Replace B With A/用A代替B [联文/黄朱part] 擦边球有

快落

黄雎:

*本篇为ABO设定,Alpha朱尧xBeta黄雎
*是篇咕了很久的联文,白树part传送门 @硫水水水水水


Replace B With A/用A代替B



在突如其来的绵长而黏腻的吻中间,黄雎隐约嗅到了朱尧信息素的味道。对于黄雎而言,朱尧的信息素并不能起到催情的作用,但是却如品质优良的香水——以雪松为主调,掺杂着黄雎最喜欢的薄荷香,在火热的躯体间所透着半分微凉。

而黄雎自身,因为没有发情期,因而也几乎没有什么信息素,仅在他焦糖般颜色的柔软的发丝间,有着淡淡的洗发露的香气。

多年以后黄雎也曾去买Omega的信息素提取物所制成的香水,喷了些在身上想用来逗朱尧玩儿,但朱尧只是笑。他说,跟你睡了这么久,什么时候到要用信息素来让我硬了?
黄雎撇撇嘴,朱尧看着他的表情,又补了一句。他说,但是你今天这么想让我睡你,我当然也很高兴。
然后黄雎就被当场办了,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此时还是黄雎的第一次,他之前都没曾想过跟他认识了这么久的好兄弟,居然会是个隐藏多年的Alpha,他甚至怀疑过朱尧潜心隐瞒只是为了今天。
但就在两个人双唇贴合的那一瞬间,黄雎知道不管朱尧是Alpha也好Beta也好,他早就已经喜欢上朱尧了。在贪婪地索取着心爱之人的唇舌的时候,黄雎得到了一种满足感。区别于被生理性发情控制的Alpha与Omega,黄雎作为Beta对于情感有着更多的感受。通俗地来说,他会因为爱上了面前的这个人而动情,而不是发情期。

不过稍微还是有那么一点区别,在于本来是可以商量上下的事情,变成黄雎非受不可了,毕竟朱尧的生理结构是“几乎不能被进入”,这还是有些打击到黄雎的,哪个男人不想干自己喜欢的男人呢?

想到这里,黄雎在接吻中通过具有侵略性的掠夺行为来发泄自己的不满,也想要稍微占得一点主权。朱尧则任由了黄雎的胡来,反正自己也并不会吃亏。

黄雎能够感受到身下炽热的温度正紧紧贴着他,而这意外本来只是源于他们Beta班级中意外混入的Omega的发情期到了——结果反倒是正好抓出班里另一个装B的Alpha。
由于信息素的蔓延而使AB用教学楼中的Alpha学生和老师都无法安定学习工作,学校只能宣布下午暂时停课。黄雎本来是跟吴桐白晓他们一起喜闻乐见地在看Beta教师们维持秩序,安抚被信息素诱导发情的Alpha教师和学生们。过了半晌,黄雎发现朱尧看起来是身体有些不太舒服,出于担心就陪他回到了宿舍。
而和朱尧回到宿舍的黄雎偶然间发现,朱尧他硬了。

“你说的不舒服难不成就是...”

黄雎的眼神中有一丝复杂,他的目光停留在朱尧身上的某个部位,各种五花八门的猜测在他脑海中过了一遍,甚至连“那个发情的Omega不会是朱尧的老相好吧”都出现过一次。

“...黄雎。”

“诶!”

条件反射地回答了朱尧,黄雎心里一紧,不会朱尧真的要承认他是那种ABO通吃的大猪蹄子了吧。

“我,是Alpha.”

细小的气流通过唇齿之间的缝隙,完成了这句话的最后一个音节。话语中的每一个字都轻轻敲打着黄雎的耳膜,仿佛触及到了他的知识盲区一般,黄雎反倒是停止了思考,作出的反应仅仅是在原地愣着而已。
——反倒是在门外偷听的两人比较惊讶,那也是后话了。

“你...”

你骗老子这么久啊?!
不知为何这句话被压在了喉间,能发出的也仅有第一个字节,黄雎就这么直直地望向朱尧。在朱尧那双琥珀色的眸子里,向来沉寂的潭水中,仿佛出现了海啸一般的惊涛骇浪,正汹涌翻滚着。

不等黄雎宕机的大脑恢复正常的运行程序,朱尧便再开口了。

“雎,我告诉你这个,是想问你。”

“可以跟我做吗?”

这下黄雎反倒是明确了朱尧的意图,并且黄雎明确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即使没有这样的契机,即使朱尧还是如黄雎向来所知道的一样是Beta,黄雎也早已预料到在将来的某一天,会有恰到好处的气氛,就像戏剧演到高潮时响起的管弦乐,配合他们早已相融的灵魂再次交合。

——因为,黄雎喜欢朱尧很久了啊。

紧密贴合的肌肤间规律地有着幅度不大的摩擦,气息逐渐变得急促起来,间或夹杂着极细微的低吟。空气中弥漫着情欲的气味,缠绕着交织着互换最深处的爱意。
初次体尝心上人带着炽热情致的数次来袭,羞耻感也很容易被几乎要满溢出的其他情感覆盖。在此时此刻,任何亲密的小动作都比平时更具爱意,无论是接吻,还是拥抱,甚至仅仅是十指相缠,只要身体仍相连着,那份感情便可以无需确认地传递到对方那里。

细密的汗丝布在背上,额前的碎发也凌乱地黏在脸上。在微微的战栗中,初次的爱已经结束了,在最平凡不过的工作日,在撞击时会发出声响的简单宿舍单人床上,在一个有着温柔阳光的午后。

黄雎躺在床上,朱尧慢慢地给黄雎解释他为什么一直装作Beta,给他讲身为Alpha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以及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
待一切都说完了,屋内再次安静下来。黄雎蹭在朱尧身边,似乎听得到朱尧的心跳。他深知朱尧事实上远不如平日所表现的沉静,那份热烈的情感也正在胸膛中熊熊燃烧着。

“朱尧,你真的爱我吗——?”

黄雎弯着眸子问着不需要答案的问题。

“信息素激发的只有情欲,”

“让我想要所有事情都和你一起做的,是爱。”

最后,由吻终结这场小骗局。


FIN.

评论

热度(4)

  1. 硫水水水水水黄雎 转载了此文字
    快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