硫水水水水水

主原创,小说,梗题(极少)还有各种杂七杂八的玩意。

交友关键词:FOB‖法扎‖历史系男生

近日墙头DBH,非常在意60x

我爱老金,希望有朝一日买齐他的书。

【渣文】无题(上)

注:1.语死早2.有些地方可能记错,望指出3.只是想表达对小萝莉横竖都是个死的不满4.月考假装复习的产物,质量.......哈哈( •̀∀•́ )5.顺便,本人月考已炸(ಥ_ಥ)6.下篇不定什么时候放(笑)

(血源的标签里大大好多求不嫌弃qwq)

以上,祝食用愉快~(我怎么这么话唠)

—————————————————————

离夜晚似乎还有些时间。

猎人扛着他的斧子,猎杀的最佳凶器。粘稠的血液顺着斧刃缓慢滴落,古旧的道路上溅开一串暗红色的花朵。


一家家敲着门,机械地重复着无意义的动作。猎人明白,猎杀之夜不会有人给他开门,且不论他是个不明身份的外乡人,在街上徘徊着野兽和怪物的这个时候,开门的人一定也不太正常了。


但他依旧敲着门。他只是想听听活着的人,正常的活着的人的声音,猎人斧撕开皮肉和劈碎骨头的声音,还有怪物的死后和惨叫,猎杀之夜的一切都令他作呕。


“谁会在猎杀之夜给你开门!”“一切都是你们的错!该死的外乡人!”“如果你们猎人好好干活,现在也不至于这样!”


亚楠人对待外乡人的态度真是和蔼可亲啊。


猎人并没有恼怒,反而生出一丝怜悯。比起这些只能躲在房子里瑟瑟发抖着等待熏香用尽怪物破门而入的可怜虫,自己至少还有点活下去的可能。

况且也不会真死。


猎人漫无目的地继续走着。一间屋子的窗户透出光来,窗外挂着一盏不算明亮的红色小灯。猎人收起斧子,走过去轻轻敲了敲窗。


毛玻璃映出一个小小的身影,有些模糊,只是那白色的缎带却十分显眼。


是个小姑娘吧,猎人心想。


女孩没有像其他亚楠人一样厌烦地赶走他,出乎他的意料,女孩急切地拜托他帮忙。她似乎很信任猎人,言语中没有丝毫的怀疑与猜忌。


从小女孩带着哭腔的描述中,猎人明白了女孩的父亲也是一位猎人,出去狩猎后便再没了消息,母亲出门寻找,也在没回来。


“爸爸有时会忘了我们,我们放歌给他听,他就想起来了。妈妈很笨,出门忘记拿这个八音盒了。我妈妈胸口上别着一个红宝石胸针,很大,也很漂亮,你一定认得出她。”女孩这样说道,从窗户里递出一个小巧的八音盒。


猎人端详着这小玩意儿。盒身雕着许多精美的花纹,繁复却又很低调,不张扬。它反射出古旧的光芒,一如这古老的亚楠城。不知它的音色,又如何呢?


猎人接过八音盒。“我会找到他们的。”他的语气更多的有些不确定,但女孩还是很高兴。


猎人离开了。终于,在无尽的杀戮中,他找到了一点作为“人”可能会去做的事来做。这让他多少有些愉快起来。


他一边探索着亚楠,清理那些丧失理智的怪物,一边寻找着小女孩父母的下落,不知不觉来到了一片墓地。


阴凉的空气无孔不入,它摸索着衣服的每一处空隙钻入,撕咬着皮肤,扎进骨头里,顺着神经攀爬刺激大脑,但并不会使人清醒,反而更加昏昏欲睡。


阴影中有一个人影在挥动着一把砍刀,一下又一下,从已死去的尸体上扯出血丝和骨屑,金属板进入皮肉的声音令人惊恐。猎人下意识地想要后退,可他已经被发现了。


“到处都是怪物.......你也会成为他们的一员......”


加斯科因神父是个难缠的对手,尤其是在他兽化之后。几个回合之后,猎人发现自己已经扎了不下三瓶采血瓶了,这可不妙。


一只爪子抓过来,猎人狼狈地翻滚躲避。八音盒滚出口袋,不知怎的竟流淌出动听的乐声,在这血腥的夜晚显得尤为突兀。


神父痛苦地抱着头,仿佛有什么东西和乐声一起从他的记忆深处淌出来,那是他唯一的弱点,他心中仅存的可以称之为“人”的东西。


猎人翻身捡回八音盒,重新投入战斗。当神父终于化为一团白雾散去,他跌坐在地上。他发现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


八音盒是小女孩给的,神父对八音盒有反应,那么这就意味着......猎人努力让自己停下思考。小女孩的母亲呢?猎人找到了另一个需要关心的问题。


“一定不会在这里。”猎人下了定论,但更多的像是在说服自己。


他决定先找找这里有什么可以拿的,但几分钟后他更希望自己刚刚可以马上离开。


屋顶上躺着一个断了气的女人,红宝石胸针和她身上干涸的血液一样的灰暗。


走在街上猎人不停地将胸针从口袋里拿出来再放回去。他答应了那个可爱的小姑娘什么?“找到他们。”哦,多棒啊,我找到他们了,可惜他们已经不会动了。开心么杀人犯先生?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现在你要怎么忏悔呢?连忏悔也不需要了,没人会宽恕你的。


像是发泄一般地猎杀着,猎人来到了一个新地方。对于一个外乡人而言,亚楠太大了。


进入那所看上去有些破旧的小教堂,浓郁的熏香扑鼻而来。


难怪没有怪物闯入这里。


和红衣老太攀谈了一会儿,尽管被她诡异的笑声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猎人还是答应了她会去寻找那些没有丧失心智的人,告诉他们有个安全的地方。


红衣老太哆嗦着感谢他,末了又是一串怪奇的笑声。而猎人却心不在焉地想着别的事。


去告诉那孩子吧,这里看上去真的很安全。握了握口袋里的红宝石,猎人这么想道。


至少能救下这家人中的一个人吧。

                                  ——TBC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