硫水水水水水

主原创,小说,梗题(极少)还有各种杂七杂八的玩意。

交友关键词:FOB‖法扎‖历史系男生

近日墙头DBH,非常在意60x

我爱老金,希望有朝一日买齐他的书。

【渣文】无题(下)

注:1.没想到一篇文拖了两年2.依旧是渣渣渣文笔3.上篇请戳主页4.有错误请一定一定要指出!5.没什么好说了,新年快乐,祝食用愉快( •̀∀•́ )
—————————————————————
找回了路,猎人重新回到了小女孩家的窗前。女孩的吐字因为急切而有些模糊不清甚至变形,但猎人依旧明白她的意思。刻意略过她父母的事,猎人告诉了她欧顿小教堂的位置。女孩欣喜地感激他,可猎人却是怎么也无法感到高兴。相反的,一种悲伤的情感在他的胸口开始扩散。

但也仅仅是悲伤而已。那感觉并不剧烈,它只是浅浅地挂在那里,一如猎人手中的斧子滴下的血珠。

告别了小女孩,猎人重新开始了猎杀。当他发现亚楠的下水道竟也别有一番天地的时候,他真的开始觉得这座城在各个方面都对外乡人过于苛刻了。

他进入下水道,暗自希望不会迷路。这里同样有很多怪物,大多是一些大的不可思议的老鼠,滴着粘稠的唾液,在几乎没什么光线的下水道中寻找着果腹的食物。它们并不能对猎人构成什么威胁,当然成群结队时例外。

一路血水与污水一并飞溅。就在猎人以为这片区域已经清理干净时,他愕然发现眼前有一头巨大的几乎堵住了整条水道的猪。

它是怎么下来的?

猎人只疑惑了一秒钟。他不需要思考任何东西,只需要猎杀就可以了。

甩掉斧子上的血,猎人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巨猪已经转了过来,庞大的身躯使它看上去笨拙又迟钝,但猎人深知外表不能说明什么。他后退一步开始观察它的薄弱部位,却被它嘴里咬着的东西吸引了目光。

白色的.......什么?

巨猪咆哮着冲了过来,那抹白色飘到一边。在它落入污水之前,猎人终于看清了它是什么。

沾着血液的一根白色的缎带。

......畜生!

猎人所有的冷静一下子崩裂开来,甚至连他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猎杀时最忌讳浮躁和急迫,他明白的不能再清楚了。

可那份压制不下去的冲动,那份烦躁到想要放声嘶吼的焦虑,到底是什么?

猎人照着猪的腹部砍下去,斧子在它的肚子上拉出一道口子,带出肠子和腥臭的鲜血,连空气也开始发酸,令人作呕。

剧烈的疼痛感使怪猪愈发地狂躁,连攻击也变得缓慢而找不准要点。猎人趁势又补了几刀,他的出手也变得不再冷静而有力,反而更像是被愤怒所支配,只是单纯的在泄愤。

几乎将那头猪砍碎之后,猎人喘息着在水中摸索着,直到触碰到一个柔软的物件,他的心脏微微颤抖了一下。

白色的缎带已经被血污和脏水所污染,很难让人相信它曾经在一位可爱的小女孩头上佩戴着,更多的,它像是一块可怜的脏兮兮的破布,被人遗忘在同样脏兮兮的下水道。

猎人捂住自己的嘴。呕吐的欲望和喉口几乎要迸发出来的尖叫被他生生地吞了回去。有什么东西从他体内将他撕开,嘲笑他,怜悯他,鄙夷地望着他。

是什么让你产生了那般美好而愚蠢的错觉,可悲的屠夫?让你觉得自己可以救下一个人?

终于回到猎人梦境,猎杀所得的血之回响足够他在人偶小姐那里提升一下自己的能力。

短暂的问候之后,人偶小姐跪下,双手覆上猎人沾满血渍的右手。柔和的白光散去,人偶慢慢地站起身。

“再见,善良的猎人。希望你在苏醒的世界中找到自己的价值。”

猎人笑了。面罩遮挡下他的笑容僵硬的可怕。他想起了那个八音盒,想起了那枚红宝石胸针,想起了那条白色缎带。

“我一文不值,亲爱的人偶小姐。”
                                  End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