硫水水水水水

主原创,小说,梗题(极少)还有各种杂七杂八的玩意。

交友关键词:FOB‖法扎‖历史系男生

近日墙头DBH,非常在意60x

我爱老金,希望有朝一日买齐他的书。

【原创】无尽洪流(第一章2)

*标题与内容无关

*剧情渣描写渣语言组织渣

*完全没按手稿来自己再写一遍质量堪忧

————————————————————————————————

第二章/2

蕾娜缩在由破烂的墙和石砖的地面构成的阴影里。她一直认为自己和这种不太纯正的黑色很般配,简直像是天生一对了——瞧她那头黑发!在厄斯韦尔城可没几人有这种颜色的头发,最常见的应是浅金色,最深的也不过是像莱安特那样的棕色。

 

这就是现在的问题了。看看吧,回去的必经之路上徘徊着两个狗腿子,而且难得的是没喝醉的那种。更糟糕的是,蕾娜才想起来,上个星期开始实行限制通行,原因是有个什么要被吊起来的家伙跑了什么的——谁在意这种事?总之下层的人不准上去了,于是蔬果将要烂在草编的篮子里,本指望着赚全家一个月生活费的手工制品积压在家里,定下时间交工的裁缝们被迫违约。上面的人离了下面的人,生活会少一点乐子;但下面的人离了上层的老爷太太们,生活就没法继续啦!这可真糟糕,蕾娜也是属于离不开上层的人,但她的生计更不堪一些,更不能引人注目一些。

 

所以她的头发给了她大麻烦:现在若无其事从狗腿子旁边走过绝对没戏,毕竟此刻他们不是酒精驱动的木讷机器。一定会被拦下质问,而且他们会对她的头发印象深刻。这时跑是不行的,只要有毅力,在街上随便问几个人就能找到她。下层的人不会拒绝狗腿子的任何要求,他们对这些凶恶的,和他们关系最密切的管理者怕得要死。而且他们乐得就着某人会被抓进狗窝的事实让自己悲惨又毫无意义的生活多一点臆想空间,为什么厄斯韦尔这么多诡异又令人生恶的故事?这就是原因。

 

好,那就不跑。蕾娜慢慢撩开外套的一边。这件衣服于她还算合适,只是四肢稍有些宽大,扣子也掉光了,只能像件披风一样套着。她看看自己原本的衣服,藏在这件破烂布头下的东西。

 

刚喷出的血液是温热的,但之后会慢慢变凉。腥气的铁锈味印进棉质的衣服里,殷红色配灰色,鲜活的生命配腐烂的灵魂。凝固的液体让她想起那个小孩子的尖叫——下手再快点的话,他可以不用看见父母死亡的惨状直接在丹瑟*和他们重逢。她用手抹了抹胸口,试图揩掉血痂,但它们和棉衣融为一体,就像她的罪恶牢牢粘着她一样。

 

“今天没有祈祷吗……”蕾娜喃喃道,“那也不必这么整我啊,亲爱的莫里斯。”

 

她的表情几乎要变得怜悯起来,对自己怜悯。她从腰间抽出两把刀子——确切来讲是一把短刀和一把匕首——藏在衣袖下。她知道也许会有更好的办法,但今天不适合动脑子。想着接下来会发生的事,蕾娜微微蹙眉。她擅长于控制自己的表情,但情绪就不行。她感到烦躁和不安,这很正常,但深埋于这之下的那丝兴奋很不妙。那东西在正常的情感下盘根错杂,这是她相对真实的部分,也是她该死的最不想承认的部分。怪物才会在伤害别人的时候感到兴奋。

 

出于虔诚,她轻声哼了起来。

 

“庇佑一切污秽和残渣的,仁慈又残酷的莫里斯,引导我一步步陷入黑暗吧,因为我本就没希望逃离。”*

(丹瑟*:传说中死者所达第一站,阴鹫盘旋栖息之所。)

(祷告*:属于《献祭札记》中“盗贼与杀人犯的保护神”莫里斯的一段祈祷词。莫里斯,下神,接地气的讲,就是人渣们的庇护者。)

———————————————————————————————

有请我们亲爱的武力担当兼吐槽役出场【掌声】【几个人见面还早着呢兴奋个毛】
怒更一发,谢谢看我渣文的亲!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