硫水水水水水

主原创,小说,梗题(极少)还有各种杂七杂八的玩意。

交友关键词:FOB‖法扎‖历史系男生

近日墙头DBH,非常在意60x

我爱老金,希望有朝一日买齐他的书。

【原创】无尽洪流第二章2

格式好烦。

———————————————————————————————

2

艾安窝在深红色的沙发里,看着暖炉中的火焰跳动,柴火发出噼啪的细微爆裂声。沙发里填的大概是新棉,松松垮垮,软的叫人受不了。他往深里靠了靠,冒出一个诡异的念头,即他不是坐在沙发里,而是直接摔进了棉花堆里。今年的坦德拉各类作物收成都很好,没有税收增加,倒霉的巫师也没丢了他的法杖,更不用去地下折腾自己——哈哈,我一定已经疯了。

好吧,那位棕色头发的先生是怎么说的来着?你得等一会儿。等待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他可以等上一辈子(当然这不现实)。抬头看向天花板,艾安禁不住去想在这上方究竟是什么,居民楼?商铺?教堂?在地表之上的人不大不会在乎地下有什么,就像有身份的贵族很少去考虑为他们卖命的人是怎么靠那点微薄工钱养活自己的一大家子一样。没意义。厄斯韦尔在地下——真正的地下——埋了自己最见不得人的东西,就是因为不会有人在乎。

 

即使是那些东西本身,也不会在乎。这就是可悲的地方了。

 

“我感到了悲观的气息,”一个声音说道,“就像泡在死水里说出来的一样。”

 

“真恶心,”艾安戏谑地回答,“你最近怎么这么清醒?这算是一个好兆头吗?”

 

“完全不。”

 

“真叫人同情。”

 

假使有人在房间门的背后偷看房间内的情况,他一定会被吓到,或者至少要想到去找一位令人信得过去的医生,因为坐在沙发上的先生正在和他面前的壁炉谈笑。

 

你得承认这并不可笑,考虑到艾安是一位德法尼安巫师,这种古老而命运多舛的巫术在一些方面及难归纳,即使去问学院里最有权威的导师也是一样,这导致了许多擦边的本不该发生的情况。谁都知道曾经有位与艾安同行的女士(她可是位名人,不过不是好名声)干过一件——几件——疯狂的事情,那么他对着空气讲话从某种方面来看没什么问题。事实上他只是在和自己的一位朋友聊天。他是一位普通的朋友,就像每个人都会有的那种,撇开住在艾安脑袋里这件事,他是个很不错的人。

 

“别这么无情,我现在难得的有兴致和你聊,”他兴致缺缺地说道(严格来讲他并不是在说话,因为他现在没有发声的器官供他使用),“你不想来一场久违的朋友闲谈吗?之前我们总在吵架。”

 

“不,克莱尔,我不想,”艾安扶住他的头,像是有人打了他一拳似的,“我开始头痛了,真的。和你讲话让我精疲力尽,维持这个状态不容易。”

 

“是你自己一定要分开我们。”克莱尔的声音如同千万只怪鸟一同拍打千万只翅膀一样令人烦躁,他的声音本来是很悦耳的,可是头痛让艾安难以静下心来——好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严重。

 

克莱尔的声音在继续。“艾安,你本可以不用如此谨慎。把墙推翻吧,这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你总要慢慢接受现实的,你总要习惯。”他请求着,或许哀求着,“我不是你要防着的人,艾安。我能感觉到你的一点点情感……思想……哦,随便怎么叫它,反正你在紧张,让我都开始不安了——”

 

“不要、该死的、去揣摩、我的、想法!”艾安一下子低吼出声,甚至站起了身,眼神凶的好像要和壁炉里的什么东西打上一架似的。

一阵沉默。他等着克莱尔的后话,但脑海里只是一片寂静,拍打翅膀的声音消失了,头痛也消失了。很突然,也很平常。从来没有稳定过。他跌坐回沙发里,继续扶着他沉重的脑袋。别掉下来,老伙计,坚持。

 

他闭上眼睛继续等着。

———————————————————————————————看看谁更会扯淡!根本讲不清这种尴尬状况的我已经是一瓶咸硫酸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