硫水水水水水

主原创,小说,梗题(极少)还有各种杂七杂八的玩意。

交友关键词:FOB‖法扎‖历史系男生

近日墙头DBH,非常在意60x

我爱老金,希望有朝一日买齐他的书。

【原创/滑稽怪谈】弟弟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的听觉会变得灵敏起来。
       
我能听见从客厅传来时钟的滴答声,宣告夜晚的时间在流逝,家具也会嘎吱嘎吱地响,电视机会发出类似微小的可燃物爆裂的声音。我知道这大概是因为晚上气温低物体热胀冷缩导致的,但也不能确定(我是医学生,不是物理老师)。
       
这些声音其实还好。我无法忍受的是从父母房间传来的啜泣声和靠我右手边衣橱里的敲击声。前者断断续续很叫人窝火,后者则一直在打扰我的睡眠。
       
我不能理解为何我的父母还没放弃寻找我的弟弟。他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在学校里只会被欺负。他失踪后不但没有同学来家里问过几句,我去学校拿他置物柜里忘的东西时还听见那些小鬼开玩笑似的抱怨少了他后没有欺负的对象。
       
他真够失败的,我一直是这么想的。
       
寻找始终没有结果,他就像消失了一样。妈妈总在假装坚强,可是,天啊,到了晚上她哭得没完没了。她说弟弟小时候总会在晚上因为害怕跑去找她一起睡。这算是某种触景生情吗?
       
而衣橱更加可恨。它连续不断地发出敲击的声音,轻得好像飘在你耳朵边上似的,但你还是听的很清楚。我没法不去注意它。
       
接着我就睡不着了。
       
我猜这挺蠢的,但我就是睡不着。我听着敲打声,想着这见鬼的日子。明天父母又要去报社登寻人启事,我几乎想象得出那个整张脸写满厌倦的烂女人会怎么敷衍他们了;毕业论文也是个可恨的事情,为什么那个老处女导师觉得“简便割除人类声带”是一件派不上用的研究?这显然比解剖人体有用多了吧——虽然我也挺喜欢解剖学的。
       
敲击声愈发响了起来,像是嫌我不够烦似的。我气恼地起身,又不敢太大动作。白痴弟弟失踪后父母一直处于神经过敏的状态,我可不想让他们觉得我在半夜搞自杀什么的。
       
“安静,你个混蛋。”我压低声音说道,听上去好像拿砂纸磨过一样,“明天我很忙,我需要睡眠。现在就要。”
       
声音轻下来了,但仍存在着。
       
我忍不住骂了一句医科高材生不该讲的脏话。“你想怎么?表达不满?我说过明天我要去找那个小姑娘做论文研究的吧?有关解剖的?这是很长的一段工作,我不能没有休息。缺乏休息我的注意力会不集中,我可能会留下线索。你想我被抓到,而你只能等着在这儿发臭时被人找到吗?”
       
声音停了。母亲又开始啜泣,听上去像是快要窒息而死了。父亲笨拙地安慰着她,通常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然后我听到衣橱也传来哭泣的声音,或者说,我认为我听到了。后者可能性更大,我那篇被毙掉的论文很靠谱,按理他是再发不出声音的。
       
“冷静点,小怪物。”我说,“姐姐明天会早点回来陪你的,那个小姑娘会死的很快,等我把她的胃拿出来。之后就差大小肠和一些杂七杂八的器官了。就快好了。”
       
哭泣声越来越轻。
      
我又躺回床上去了。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