硫水水水水水

主原创,小说,梗题(极少)还有各种杂七杂八的玩意。

交友关键词:FOB‖法扎‖历史系男生

近日墙头DBH,非常在意60x

我爱老金,希望有朝一日买齐他的书。

【原创/滑稽怪谈】约会地点

注意:*觉得所有小孩子都是小天使的圣母请不要点进来,会让你难受的    _(:з」∠)_
—————————————————————————————  
事实上,这个森林并非很好的度假去处。对于外地人,这里太难绕;对于本地人,这片地方就如同自家后院,实在没什么稀奇的。
       
不过更糟糕的是,有群小孩子一直盘踞于此处,像一窝毒蛇埋伏着。
       
也许我得补充一下为何他们才是更可怕的那个。这里不是大城市,镇上多数大人都是重体力劳动者,加上这里天气也不好,可以想见他们有多暴躁——有时他们就会拿自己的孩子出气。问题是,雨点般的拳头落在那些孩子身上后,他们还会后悔。在酒精没有压过理智的短暂时刻,他们娇纵那些孩子。
       
接着呢?怨恨以及渴望关怀,那些交织的情绪扭曲着孩子们的心智。也不会有人引导他们,于是那无处安放的黑暗挣扎着要冲出来。
       
他们是怪物。
       
我所了解的不多,不过我知道这样的孩子有多危险。这个镇子发生过可怕的事件。镇民通常会选择不提这件事,或许这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家丑不可外扬”?
       
总之,那群十二三岁的孩子似乎失手杀死过人。那两人据报道是一对情侣,因为这片幽美的森林而来此约会。报上说,他们是外地人。这就很能解释为何他们被当做了目标:森林的支配者对外人可不怎么友好。
       
他们中的一个被杀死了,另一个伤得很重。他们几乎就要杀死他了。他被评估为“惊吓过度”,所做的证词基本不被采纳。负责的警察则是找不到决定性的证据,毕竟森林里可没有摄像头,调查对象又是一群小孩子——法律可是很保护未成年人的。
       
总之事件不了了之,我也不很清楚,之后听说当事的孩子中有几个从镇上消失了,有一个说法是为了避免左邻右舍搬弄口舌,把他们送去别的镇了。
       
我对这个说法保留意见。不过我实在想过了,弄得头很疼。置身于这片树林之中,故地重游的我难免有些许感慨。这里还是这么美,林间漂浮的气味就像女人的发香般美好,让我想起——诶呀,真叫我的心悸动不已!
       
我正处在一个高地上,观赏着底下的光景。按理我应该害怕,现在已是黄昏,正是他们出游的时刻。不过我有说过他们近来收敛很多了吗?这正是我站在这里的原因。
       
我爱这片森林。是的,我爱她。我看向无名指的戒指,小巧的,银制的小圆环,和我的手指很贴合。戒指的内侧原本刻着名字,不过我磨掉了。我们本互相刻有名字,但都抹去了。名字不那么重要,对吧?
       
我抚摸着戒指,向下看去。那个孩子还抱着他的腿哭着。我正等着他祈祷,向上帝期待,就像他从来不会做的那样。那时候我就会跳下去,像上帝显灵般出现,尽管我将扮演一个疯癫的解脱者。
       
我的戒指和这个森林很般配,像一对情侣。和那个孩子的痛哭声也很配,不过我现在希望他能快点闭嘴。黄昏将尽,我不想拖得很晚。明天我还有约,那位仁慈的警官等着和我叙旧。我几乎都能背出他要说什么了——真的很抱歉我们找不到证据,抱歉,他们有罪,但我们甚至无法让他们向她认错……愿她安息。
       
多好的人啊,我真感谢他。然而我不明白为何他要道歉。瞧,那个孩子的腿有三处骨折,一块骨头戳出皮外。他的脸上带着血痕和泪痕,看上去无比惊恐——无比绝望。他怎么还不祷告?我还得挤出时间修复我的陷阱。
       
他们会向她认错的。他们会祷告,尽管方式不标准,他们总是要祷告的。他们还会希望森林放他们出去。我说了我爱这片森林,是的。她死在了这里,又复活在了这里。在这里她无处不在,每一阵风都是她温柔的抚摸,每一声鸟鸣都是她清甜的呢喃,黄昏的金纱是她卷曲的发丝,蓝天和湖畔是她含情脉脉的眼眸。
       
我爱她,近乎痛苦地爱着她。我的爱是柴薪,助我的复仇之火永燃不熄。那火吞没了他们,也将会吞没这个小镇。她永远美丽圣洁,是我做她的手,让他们得到应有的罪罚。
       
啊,我亲爱的……
       
他会道歉的。他会用尽一生力气和胆量,真诚而悔恨地向你道歉的。
       
他会的。
       
我亲爱的、亲爱的啊。
       
这真是个不错的约会地点不是吗?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