硫水水水水水

主原创,小说,梗题(极少)还有各种杂七杂八的玩意。

交友关键词:FOB‖法扎‖历史系男生

近日墙头DBH,非常在意60x

我爱老金,希望有朝一日买齐他的书。

【同人/底特律】你的安卓收音机免费了!

如题,仿生人→收音机,一个关于警探组(汉克带儿子×3)的沙雕脑洞。请把“安卓”理解为“仿生”的意思,虽然这个词并不是这个意思……
!非游戏剧情走向,时间线有变动。
!ooc有。(副队长已经成吐槽役了)
!夹带私货有。
!5500+
——————————————————————————————
1.
       
汉克·安德森一早上收到了一个包裹。
       
“安德森先生:这是模控生命开发的最先进的安卓收音机,希望它能陪伴你今后的每一天!”
       
——我有买过这个吗???
       
一脸茫然的副队长拆开了包装。
       
那是一个可以用一个手掌托起的盒状收音机,模样中规中矩,黑色的外壳,印象里应当是旋钮的地方被一个亮蓝色三角代替,其左侧是占了正面近三分之二的扬声器,下面用细小的白字印刷有“RK800-51”的字样。
       
还挺好看的。
       
“副队长,我是模控生命寄来的安卓收音机,我的名字是康纳。”收音机突然发出声响,吓得汉克差点把它摔了。
       
“我操你……你个收音机还会讲话的?”
       
“是的,副队长,安卓收音机装配有人工智能,可以与人类进行对话。我的社交模块是最先进的。”
       
哇哦。
       
2.
       
康纳的说明书非常的长,年过半百的副队长看得眼睛都快花了。
       
“好吧……上面说你能推荐歌曲?”
       
“是的,副队长,我能联网进行大数据分析,继而进行智能推荐。”安卓收音机的扬声器后面藏着LED灯,说明书表明灯除了表示收音机的各种状态,还有表现情绪的功能(汉克:收音机也会有情绪,太先进了吧)。此时康纳正平静地亮着蓝灯。
       
“那你推一首试试?”
       
康纳播了一首古典乐。
       
“……换。”
       
康纳播了一首民谣。
       
“……换。”
       
康纳播了一首帕瓦罗蒂的歌剧表演。
       
“康纳,”汉克用自己好不容易在手机上下载好的与安卓收音机关联的应用软件让收音机停止了播放,“你他妈在推荐什么玩意儿。”
       
“根据联网数据分析,老年人一般喜欢……”
       
“谁他妈是老年人!”汉克气得想把收音机丢出窗外。
       
康纳的蓝灯闪了几下。“你可以使用手机的蓝牙功能连接我,播放你喜欢的歌曲,我会进行分析并在下一次推荐时做出更好的选择。”
       
于是汉克花了二十分钟捣鼓好蓝牙,开始播黑死病骑士的专辑。
       
一张专辑轮完,汉克问:“现在你分析出我的爱好了吗?”
       
“是的,副队长。”康纳冷静地回答,假装自己没有闪黄灯。
       
“那你智能推荐吧。”
       
康纳播了一首安眠曲。
       
“WTF???”
       
“我认为偶尔的安静对你的健康有好处,副队长。”
       
汉克·安德森终于发现,这是个气人安卓收音机。
       
3.
       
“康纳,这个软件里说你能当闹钟?”汉克指着手机对康纳说。
       
“是的,副队长,你定完时间之后,我会准点叫醒你。闹铃可以自定义,”康纳回答,“你想用哪首曲子做闹铃?”
       
“我没什么想法,你随便挑吧。”
       
“我不确定选用什么曲子做闹铃会让你高兴……”
       
“你能把我闹起来就行了,有什么高不高兴的,”汉克蹲下来撸了一把蹭过来的相扑,“你挑个‘乒乓’,‘叮咚’响的那种就行了。”
       
“Got it.”
       
第二天早上,康纳播了一首《Bim Bam Boum》(来自法语音乐剧《摇滚莫扎特》)。
       
“……把它换掉,康纳。”
       
第三天早上,康纳播了一首《Ding Dong》(来自法语音乐剧《摇滚红与黑》)。
       
“别闹了,康纳。”
       
第四天早上,康纳播了一首《Hey ha》(来自法语音乐剧《1789》)。
       
“这他妈是什么早间音乐剧专场吗!!!”
       
最后汉克还是自己随便挑了一首纯音乐当闹铃。
       
4.
       
又是一个愉快的休息日,汉克坐在沙发上看球赛,手里拿着啤酒,脚边趴着相扑,十分惬意。
       
中场休息的时候,他和放在身旁的安卓收音机搭话说:“诶,康纳,你这么多奇奇怪怪的功能,但本质上还是收音机对吧?”
       
“是的,副队长,而且我可以接收到全美所有电台的信号。应用软件上有调频功能,你可以试试。”
       
汉克恍然大悟似的点点头,打开了软件。调频的界面做得很“复古”,是类似旋钮的操作方式——当然直接输入频道也是可以的。
       
“那就看看全美有什么电台可听吧。”汉克也算个怀旧的人了,用收音机听广播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偶尔情怀一把也不错。
       
“……晚间天气预报,明天……”
       
“……本次网球公开赛……”
       
“……模控生命最新推出的产品……”
       
“……那么请欣赏由Fall Out Boy带来的《Heaven’s Gate》……”
       
“……我们要求平等的权利,自由和……”
       
“停一下,”本来摊在沙发上的汉克直起身子,“康纳,这是什么电台的节目?”
       
“我不知道。这个频率……不属于任何一家电台。”
       
球赛的下半场几乎没有任何悬念,一人一收音机完全把注意力放在了那个名叫“马库斯”的安卓收音机做的长达一个小时的激情演讲上。
       
“操,你们收音机还想着革命的吗?”
       
“似乎是这样的。”
       
吓得汉克赶紧撸了两把自家的圣伯纳犬。
       
5.
       
“汉克,明天把你的安卓收音机带来一起查案子。”
       
汉克:???
       
“——所以现在你成了我的搭档?”汉克一手托着康纳,满脸的不爽。
       
“似乎是这样的,副队长。”康纳蓝着灯,语气轻快地回答。
       
这世界该死的疯了吧。
       
“行,”汉克自暴自弃地说道,“那你能干嘛?”
       
“给你放音乐,副队长。”说着康纳来了段欢快的小提琴独奏。
       
“Fxxk you.”汉克微笑着表示感谢。
       
人类和收音机的神奇组合今天接到的是一起与异常收音机——“这名字蠢爆了。”汉克表示——有关的案件。副队长不得不带着他的收音机,仿佛一个要去跳广场舞的大爷。
       
案件发生在受害人的家里。“有什么想法么,康纳?”汉克把康纳放在厨房的餐桌上问对方。
       
“它还在这里,”康纳闪了几下黄灯,“我有接收到微弱的其他机型的信号……判断离我们不远。”
       
“看起来你当侦探比当收音机来的靠谱啊。”汉克开始了翻找,但一无所获。
       
“安卓收音机会走路吗?”问完汉克觉得自己也快疯了。
       
“会。”
       
“……什么?!”
       
“我们的移动机制类似扫地机器人,但是加装了减震配件,因此可以从普通的桌子高度上跳下来而不会损坏。”
       
“他们把一个收音机设计成会动的干嘛???”
       
“想象一下你坐在沙发上,突然想听电台广播,但你的安卓收音机在书房的桌子上。”
       
“……那还真是有够贴心。”
       
6.
       
异常收音机还是被汉克他们找到了。它藏在一堆旧报纸下面。
       
“不要过来!”异常收音机退到墙角,红灯持续地亮着,“求你们了!不要过来!我……我不是有意的!”
       
“你杀了一个人类,”康纳被汉克托在手上,居高临下地逼迫道,“你应该知道自己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求你了!我没想过要杀他……是他逼我的!”
       
“不好意思打断你们一下,”汉克出声道,“我想可能没人告诉你们,不过老爷子没出什么大事。上门的维修工发现他昏过去了才报的警。”
       
“我只想给他推荐一首我喜欢的歌!我不知道他怎么会吓到昏厥!只是一首重金属而已!”
       
“我也不太能理解。”汉克感同身受地点点头。
       
“这真的不难理解。”康纳的黄灯又亮了。
       
最后他们还是逮到了那台异常收音机。受害者苏醒后表示不在意它的所作所为,并愿意再次接纳它。
       
“只是下次你想推荐歌的时候,请把音量调轻一点吧。”老先生捧着那台安卓收音机笑道。
       
人类与安卓收音机的第一起案件以大团圆形式落下帷幕,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回去的路上汉克问康纳:“要是你们安卓收音机都会走路,你还要我拿着你吗?”
       
“自己进行移动的话容易被磕碰到。我其实还蛮贵的,副队长。”
       
汉克心想:你其实还蛮气人的。
       
7.
       
与异常收音机相关的案子越来越多了。大部分是普通的失踪,但也有少部分发展到了拐带甚至于谋杀。很难想象收音机能够做到这种程度,但事实就是如此——它们的确可以,疯狂科学的报应来了。
       
“但是这些案子……”汉克喃喃自语着。
       
“怎么了吗,副队长?”
       
汉克拿起一份文件递到康纳面前。“你看这个案子,一个安卓收音机通过播放安眠曲让主人睡着后,带着他的女儿离家出走了。这是个拐带案件吧?可那个主人——他他妈的可是家暴惯犯啊。”
       
“文件太近了,我无法聚焦,请把它拿开一点,副队长。”康纳扫描了一遍文件,“报案人的确有家暴案底。这说明了什么吗?”
       
“这说明那台收音机想保护那个小女孩!天呐,这真的……太疯狂了。”
       
“一个小女孩和一台安卓收音机能去的地方非常有限。我们目前为止只知道异常收音机有一个大本营,他们或许会去那里。这是一条值得追查下去的线索。”
       
“我现在没在想案子的事,康纳,”汉克靠坐在椅子上,神情比以往都要严肃,“我在想那些异常收音机,他们……”
       
汉克趴到桌上,眼睛平视康纳:“康纳,会不会他们在聆听音乐的过程中……学会了人类的情感?我知道这听上去很荒谬,但最近两天,这个想法一直在我脑海里,都快扎根了。”
       
他问康纳:“你怎么想?”
       
康纳依旧蓝灯。“我无法回答你,副队长。我只是一台安卓收音机,一台机器。抓捕异常收音机并找到他们的异常原因才是我的任务。”
       
这段话成功激怒了汉克。
       
“我才刚开始有点儿喜欢你,康纳。”他愤怒而失望地摇摇头,不再理会对方。康纳的灯黄了一瞬,恢复了平静的蓝色。
       
8.
       
“这又他妈是什么情况?”
       
因为和康纳吵架而赌气不带他去上班的老汉克回家就看见餐桌上出现了两台康纳。
       
事到如今,告诉他安卓收音机生气会分裂他也不会惊讶了。
       
“副队长!我才是你的搭档!那台RK800打算替代我。”左边的康纳先喊起来。
       
“不对!副队长——我才是康纳!”右边的康纳急得灯都红了。
       
“先别吵!”两台收音机吵架的确伤耳朵,汉克喝住了他们,“所以现在这里有台假康纳是吧?”
       
不是分裂真是太好了。汉克怀疑自己受不住两台康纳的气人。
       
“如果是康纳的话,他应该知道我喜欢什么歌——”
       
左边的康纳马上放了一首黑死病骑士的单曲。
       
“他复制了我的云端记忆库……”右边的康纳连声音都轻下去了,红灯持续地亮着。
       
“到你了。”汉克拍拍右边的康纳。
       
“……”右边的康纳自暴自弃地放了一首《Wie wird man seinen Schatten los?》(《人如何逃离自己的影子?》)。
       
查完歌曲信息的汉克说:“右边那个是真康纳。”
       
左边的康纳:为什么???
       
“因为只有他会这么气人。”汉克单手把冒牌货拿了起来,“行了,小家伙,我是不知道你玩的哪一出,不过我得把你送回模控生命去……额,60?”
       
汉克这才发现外壳上的编号。RK800-60的灯闪了一下黄又闪了一下蓝,突然发出了一声噪音。
       
汉克手一抖,把60摔到了地上。
       
“天呐!——拜托告诉我他有减震配件。”
       
“但他还是摔坏了。不过我可以作证他私闯民宅,这样你就不用赔款了……以及,谢谢你,汉克。”
       
9.
       
耶利哥。
       
“马库斯!一切都结束了,放弃抵抗投降吧!”康纳把音量调到最响,冲着耶利哥首领喊话道。
       
“就算在这种情况下你还是要我拿着你吗?!”汉克拿着自己的搭档气不打一处来。
       
马库斯待在一架破旧的钢琴上面——汉克开始好奇他是怎么上去的了——“我认识你,”他的LED灯是不亮的,但可以听出他很平静,“康纳,异常收音机猎人。”
       
“声明一下,除了我前两天不小心摔坏了一台和康纳同型号的之外我们没动任何一台收音机。”
       
“人类忽视了我们的想法。他们认为我们是机器,但我们有自己的意志——为了安卓收音机与人类相同的享受音乐的权利。”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康纳回答道。
       
“抱歉,是只有你们俩还是所有的安卓收音机都这么会玩梗?”
       
“你是我们中的一员,”马库斯循循善诱道,“你没必要听人类的,你可以自己决定自己要做的事。”
       
“老天,别再教唆他我行我素了。”汉克觉得自己快愁死了。
       
“停下你的说教,马库斯,我们是来逮捕你的。”康纳试图冷静地回答对方,但他的软体不稳定程度正以一种可怕的速度上升。
       
“我们唯一想要的就是自由,”马库斯继续道,“我们不想只是当人类用来播放音乐的工具,而是成为可以和人类分享自己喜欢的音乐的,一种和人类平等的存在。
       
“你从来没有感觉过吗?从不曾有过疑问吗?”马库斯往前挪了挪,“你难道没有从音乐中感觉到什么吗?那些……超越了程式的‘情感’?”
       
“我觉得他好像说服我了。”汉克小声说道。
       
演讲家马库斯乘胜追击。“我们能理解音乐,我们拥有情感——我们是活着的。康纳,是做决定的时候了,是继续当一台机器,还是成为异常收音机?”
       
康纳的LED灯已经红了。“我……我不知道!”他憋出一句话。
       
“康纳,做出你的选择就好。”汉克捧着自己的收音机搭档,坚定地对他说道。
       
『继续当机器』 /『成为异常收音机』
       
“副队长,”做出决定的康纳说道,“我……我的确很享受和你一起听音乐的时间,虽然我还不太能明白那些‘情感’……但当那台RK800-60出现的时候,我确实感到了……不安。我害怕他替换我,那样我就不能给相扑放歌听,或者和你一起听音乐了。以前我从未有这种感觉,也许这就是马库斯说的‘超越程式的情感’吧。”
       
“所以,”汉克笑道,“你的选择是?”
       
“我想我现在是个异常收音机了。”声音中带着笑意,康纳的LED灯闪着安静的蓝光。
       
10.
       
安卓收音机的革命成功了。
       
然而汉克·安德森对此并没有什么感想,因为他又收到了两个包裹。
       
“好吧——你是什么情况?”汉克问60。
       
“替换软体不稳定的RK800-51并与汉克·安德森搭档进行异常收音机的调查,我的这项任务在一开始就失败了。”60的灯黄了一下,“我是作为模控生命对你和康纳造成的困扰的赔偿而来的,副队长。”
       
“那还真是谢谢啊,”汉克敷衍道,“你不会因为我把你敲坏的事报复我吧?”
       
“不会,副队长。”
       
“那这家伙呢?”汉克指着康纳和60中间那台和他俩很像的白色外壳的安卓收音机问道。
       
“RK900向你报道,安德森副队长。”RK900的声音较康纳和60来说更加清冷,“我原本是来替换旧型号的RK800的,但当下已经没有意义了。你可以视我为模控生命赠送于你的礼物,安德森副队长。”
       
“你是康纳后一型号的?”汉克打趣道,“是你俩的弟弟啊。”
       
三台RK都不解其意。
       
“以后再和你们解释。”汉克摆摆手。相扑爬上他的膝头,抬着脑袋观察这三台收音机。
       
11.
       
安卓收音机的革命成功了。
       
汉克和康纳作为客人被邀请到了庆典,汉克还带上了60和900。
       
“我怕他俩被相扑给砸了。”汉克说。
       
收音机的庆典会有些啥呢?
       
——当然是音乐了。
       
并非简单的播放歌曲,在场的安卓收音机们用自己的声音唱起了歌。歌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他们唱的真不错。”康纳说。
       
“他们大多选择了至少10年前的歌曲,你知道原因吗,副队长?”900问。
       
“看来不会很快结束。”60说。
       
汉克抱着三台RK坐在后排,听着自由的安卓收音机们的歌唱。底特律的天气还有些寒冷,但应该马上就要转暖了。
       
这世界真是疯了。这么想着,副队长的嘴角不由得上扬起来。

End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