硫水水水水水

主原创,小说,梗题(极少)还有各种杂七杂八的玩意。

交友关键词:FOB‖法扎‖历史系男生

近日墙头DBH,非常在意60x

我爱老金,希望有朝一日买齐他的书。

【原创】无尽洪流(第一章1)

*标题与内容无关

*剧情渣描写渣语言组织渣

*我就一扯淡的别理我

———————————————————————————————

第一章/1

艾安依旧无法适应下层区过于昏暗的早晨。他起的比自己计划的晚了半个时点。

 

他揉揉头发,努力想让自己从尚未散尽的朦胧梦境脱离出来。尽管像往常一样,梦的具体内容并没有留在他的脑中,不过——德洛莉丝女神保佑——从自己满手心的汗来看,那梦一定糟透了。

 

他起身穿上衣服。厄斯韦尔城初入冬,天气还不算太冷,但几件布衣仍是显得过于单薄。艾安摇摇头,他不认为自己应该抱怨太多,能不在街上挨冻已经是好运了。他伸展了一下身体,头不知为何有些发晕。他慢慢地吐了一口气。

 

他想起前几天的梦。那是他为数不多记着的梦,但也只有零星的片段,一点模糊的印象。他唯一最清楚记得的就是那一抹蓝色,安静的钴蓝色,深沉的好像他在绘本上见过的最幽深的海。这让他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慌,那感觉来的毫无道理,甚至艾安本人也不太明白。

 

啊,这两天梦境女神应该忘了她还有一个饱受噩梦折磨的信仰者。也许该增加祈祷的时间了。

 

艾安摇摇头,驱走了那些不敬的想法,虔诚的祈祷者不该有所要求。愿女神原谅我,他想。

 

从屋子角落钻进来一只小老鼠,蹑手蹑脚的转转脑袋,鼓出来的深棕色眼球微微发亮。尽管它小得可怜,好像即使身为以偷食为生的老鼠在下层区也不常能找到果腹的食物似的,而且周围也不亮,但艾安还是没有错过它。

 

厄斯韦尔一直是略带潮气的,况且下层区还很昏暗,有这些小东西也不奇怪。艾安眯起眼睛盯着那只完全不怕人的老鼠,有心想捉弄这位小客人。

 

他闭上眼睛,将自己的思绪平铺开来,像纹理清晰的雪松木桌上展开的光滑的羊皮纸,而纸上似乎有墨色的线条散发着清淡的气味,边缘温柔地晕开,一点一点,最后浸润整张纸,再溢出来,不断蔓延,就像泼洒出的水一样溅出流淌。

 

他没有刻意去控制,只稍稍保留了一些主导权。他随意地任其四散,但它们最后的目的地显然只有一个。黑色的水流拥抱住一个有温度,有意识的活体,然后像寄生植物一般缠住它,扎根,在它的大脑中搅动。

 

轻微地传来一阵叫声。艾安重新睁开眼,满意地看着那只老鼠开始不断啮咬自己的身体,流出的血液慢慢将灰色的皮毛染红。控制动物的精神比控制人类麻烦,主要原因是它们更固执,更会坚持自己的想法,以至其难以被篡改——简单而言就是思想比人类的更坚固。

 

艾安抓了抓头发。尽管有的书上是这么解释的,但角度不同结论也会不同,比如拆解的时候遇到的结构复杂,以及不同物种之间的结构差异等等,所以他现在也只是练练手,具体的情况还得再看。作为一个自我安慰他决定暂时相信那些片面的理论书,假装自己现在状态很好。尽管身为一个德法尼安巫师,他手中应当视为生命的施法媒介——他的法杖却不在身边。这让他很不安。和那漂亮的钴蓝色所带来的不安不同,现在他只是单纯的紧张和恐慌,甚至要靠哄骗自己来获取安心。

 

但万幸的是,由他的本能魔法延伸出的几个法术还算有点威胁性,至少不会一有突发事件就只能乖乖等死,这让他略微放松。作为对格斗或剑术之类的攻击手段一窍不通的一个安分守己还没了法杖的巫师,这是他唯一的武器了。

 

艾安看了看窗外的天,然后懊恼地发现自己根本看不出现在什么时候。好在他的时间感不错。没有浪费太多时间。他有足够的时间去那儿,也许还能顺路找家店吃些什么。

———————————————————————————————

莫名的我也饿了......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