硫水水水水水

主原创,小说,梗题(极少)还有各种杂七杂八的玩意。

交友关键词:FOB‖法扎‖历史系男生

近日墙头DBH,非常在意60x

我爱老金,希望有朝一日买齐他的书。

【原创/滑稽怪谈】早晨

这是一个平静的早晨,我能听见窗外传来鸟叫声。阳光透过帘子照进来一点,没有一丝温度。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甚至不认为我将来会明白。我敢打赌我也不太想知道了。
       
我醒来时他们还不在。我发誓我只是想再赖会儿床,因此只是动了动右边的小腿,就又闭上了眼睛。接着我听见脚步声,于是慢慢睁开双眼。
       
这是个极度正确的决定,潜意识救了我。这就像是孩子本能地害怕黑暗一样,那一刻我恐惧着睁眼。我感觉胃里像是沉下去一个铅球,喉口泛起铜锈的味道。
       
他们在那儿了。站在那里,与笨手笨脚的学徒做的粗陋雕塑唯一的区别就是他们会不时地摇晃两下,好像喝醉了似的。
       
我没有惊叫,这一点连我也觉得不可思议。我的脑子空白一片,只有深处不断传来警告声,那是久到无法追寻的年代里活跃着的感官,它留存在人类的基因里,有什么惊动了它。
       
而我不认为其他的感官可以明白地感觉这东西。
       
我甚至无法好好看看他们。我只动了那么一下,他们就像嗅到腥味的猫似的开始乱转。他们撞到我的床,我的椅子,我的书桌。我的电脑被他们碰了下来,声音因为周遭的寂静无声而显得无比响亮。
       
他们肯定不会对声音起反应。我的心跳声连自己都听得到。他们对我的动作有反应。
       
所以我不能动。
       
我很紧张,肾上腺激素使我呼吸加快。但我必须控制住它,保持我的腹部不会有明显的起伏。我像个尸体般平躺着。被子的边缘触着我的脖子,感觉越发真实起来,像是被一根绳子勒着。我不断地想去动我的手,我的脚,像是一个戒酒期的酒鬼想着柜子里的威士忌。我的身体像是在渐渐消失,但仍在向大脑反馈着外界带来的触觉。
       
我不知道这要持续多久,也许我可以就这么再睡一觉。父母一定是出门没锁好门才让这些怪物进来的,他们马上会回来的。我的妹妹在另一个房间里,她起得很晚,睡相很好不会乱动。她会起来的。她足够大了,可以应付突发情况。她会打电话给别人,警察局,医院,消防队,把SPCA也该死地找过来就更好了。那些怪物如果冲过去的话她会关上门的,如果来不及……我会关的。
       
没问题的,往好的方面想,至少我还活着,这情况不会持续太久,总会有人打破僵局,我要做的就是别犯蠢,继续等着。
       
只能这样了。
       
我缓慢地闭上眼睛。它们看上去蠢蠢欲动,但没有进一步的行动。
       
我在眼睛完全闭上的那一刻停住,小心地移动眼珠看了看它们的样子。
       
等等……那是我母亲的眼镜吗?为什么有个家伙套着件睡裙?它们怎么会有我父亲的手表?
       
我突然想起今天是休息日的第一天。
       
而现在还是早晨。
—————————————————————记不得是自己以前做的梦还是网上看到过的桥段了,如果是后者请告诉我哪里看得到,酌情删文。
       
       

评论

热度(3)